热线电话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bbin平台赌博-bbin平台网站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ST印纪变形记

发布时间:2019/10/10

没有意外。

9月9日,*ST印纪(002143.SZ)继续跌停,收报0.61元。这是*ST印纪收盘价连续低于1元的第18个交易日。

即便在接下来2个交易日连续涨停,*ST印纪股价也无法回到1元以上。这意味着,投资了今年热播网剧《长安十二时辰》的*ST印纪将成为继中弘股份、雏鹰农牧、华信国际后的第四只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的退市股。

截至今年6月30日,*ST印纪股东户数为3.45万户。让这3.45万户股东难以理解的是,一家明星影视公司何以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滑落到退市境地。

办公地空荡荡

*ST印纪北京办公地位于朝阳区朝外大街26号A座25层,公司装修风格古朴,很有中式韵味。

摄影/周天怡

9月6日,界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上班时间,整个公司空空荡荡,上午十点半到十一点才零星有人来上班。公共区域更是看不到一个员工的身影,办公区里很多工位也已经空了,没有电脑等办公设备。

空挡的办公区 摄影/周天怡

界面新闻记者现场拨打*ST印纪官方公布的联系电话,能听到从办公室传出的电话铃声,但却无人接听。

对于员工离职情况,一位财务部的女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他部门我不清楚,公司财务部的人几个月前就陆续离职了,我是最后一个,不过今天我也要离职了。”

*ST印纪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母公司在职员工的数量仅剩2人,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日常运营,公司人员流失率超过80%。

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的《内部内部控制审计报告》里指出,“ST印纪资金链断裂、业务停滞、员工大量离职或不在岗,致使公司部分关键内控职能缺位,组织机构无法正常运行,内部控制制度无法正常执行。”

员工以及高管纷纷离职,董事长吴冰一人兼任总经理职务、财务总监职务,同时在无董事会秘书资格证的情况下暂代董秘一职。

整个上午,*ST印纪的前台无人值守。只有快递员频繁前来邮寄离职员工的个人物品。当被问及前台多久没有员工当值时,顺丰快递员说:“我也记不得了。”

公司前台 摄影/周天怡
公司快递登记本的记录停留在今年7月 摄影/周天怡

界面新闻记者在前台看到,有一个右上角署名朝外派出所的快递明细登记册,最近的记录是2019年7月12日,两个快递,发件人均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收件人分别是*ST印纪和肖文革,种类为一审手续及传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信息显示,肖文革已经分别于2018年9月27日、10月12日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约为19.83亿元。

肖文革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2018年12月25日,肖文革被北京市第三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消费人员名单(俗称老赖)。

肖文革空降“川股首富”

资料显示,*ST印纪成立于1992年,在进入影视行业之前,公司主营业务是广告,客户中不乏国际知名企业如宝马、奥迪、耐克等。公司还在国内外广告节上屡获殊荣,包括美国Summit广告大奖、嘎纳广告金奖等。

*ST印纪于2014年借壳主营生猪屠宰的高新食品而成功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肖文革,主营业务也变更为整合营销服务。

以广告起家、因影视扬名的印纪传媒,曾被视为影视行业的一匹黑马。

*ST印纪在2017年上半年市值曾一度达到464亿元。实控人肖文革也曾以215亿元财富,超越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空降成为“川股首富”。

*ST印纪曾先后投资、制作或发行了《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长安十二时辰》、《军师联盟》等多部电视剧作品;《钢铁侠3》、《环形使者》、《杜拉拉升职记》、《无人区》等知名电影。

2013年《钢铁侠3》在国内共获得7.54亿元票房、位列当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榜第二位,并在全球市场共计获得12.148亿美元票房。*ST印纪参与了从策划、拍摄到宣发的多个环节,是国内第一家与漫威合作出品电影的公司。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等概念光环的公司,在两年后市值仅剩11.3亿元。相比巅峰时的464亿元,缩水97%。

年报问题一箩筐

借壳之初,*ST印纪曾承诺2014~2016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30亿元、5.58亿元和7.19亿元;承诺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90亿元、5.01亿元和6.50亿元。

2014年至2016年,*ST印纪实现归母净利润4.36亿、5.74亿元和7.31亿元,正好略高于承诺净利润。

然而随后的2017年4月17日,在股价经历三个跌停之后,公司公布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停牌时间长达半年之久。2018年2月1日,公司称实控人肖文革将所持有部分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后,股价应声跌停,紧接着公司又停牌了五个月。

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2亿元,同比下降83.44%,归母净利润大幅巨亏17.86亿元,将借壳时三年的业绩承诺一把亏空。

对于去年业绩大跳水,*ST印纪将责任归于整体市场环境。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称,上半年,公司对广告营销业务受整体市场环境影响,发展低于预期。下半年,公司业务几近停滞,影视业务发生了较多未预见、未充分预计而未达预期的情况;在宏观经济去杠杆的影响下,公司整体流动资金紧张,对2018年度生产经营情况造成了重大影响。

不过,这份财务没有得到审计机构的认可。会计师对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一方面是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ST印纪大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中期票据、公司债券、银行借款及供应商欠款等均出现逾期,员工大量离职并已拖欠工资,生产经营停滞。

另一方面是审计范围受到限制,2018年度*ST印纪管理人员缺岗、员工离职严重、财务人员更换,会计师在审计中,无法实施有效的审计程序和获取充分的审计证据,导致无法确认2018年12月31日的财务状况、2018年度的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情况。

由于公司2018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印纪。

同时,深交所向*ST印纪下发2018年年报问询函,涉及12大问题。

主要包括:会计师对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的具体情况、公司仍采用持续经营基础编制财务报表的依据及合理性;会计师对公司内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鉴证报告有关情况,公司是否存在资金被挪用或被他方使用的情形;公司针对生产经营活动停滞、债务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事项拟采取的具体解决措施;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1.92亿元,坏账准备11.49亿元,账面余额10.68亿元,是否存在虚增收入或跨期确认收入的情形,是否存在资金被非经营性占用的情形;公司预付账款6.12亿元,其中一年以上的金额为3.86亿元,占比63.07%,是否存在资金被非经营性占用的情形;以及公司的其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存货、涉及的诉讼有关疑问。

经过交易所多次催促后,截至目前,*ST印纪仍未完成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工作。

2019年上半年,*ST印纪仍未摆脱困境,业务发展缓慢。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总资产26.57亿元,净资产12.75亿元,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980.31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9200.46万元。此外,公司还存在生产经营活动停滞、债务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等事项。

实控人套现24亿

虽然*ST印纪问题一大把,但实控人肖文革却早已套现。

肖文革个人曾持有公司股票达77.82%。2018年1月29日,肖文革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1.07亿股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套现13.6亿元。

此外,在当年5月9日,肖文革再次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自己和印纪华城持有的8850万股股份,转让给于晓非,再次套现10.44亿元。两次减持,肖文革合计套现24.04亿元。

而对于暂时不能抛售的限售股,肖文革选择质押。数据显示,肖文革手中目前持有印纪传媒股份7.79亿股,占比44.04%,质押率达100%。质押方包括厦门信托、长安信托等。

不过,肖文革的全部持股早在2018年7月27日就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截至2018年底,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涉诉金额达78.85亿元,远远超过其总市值。今年5月份前后,肖文革所持股权又被上海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全部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限均为36个月。

此时,肖文革似乎在寻找接盘人,试图脱身。

9月5日晚,*ST印纪披露《关于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第五次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收到原实际控制人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印纪华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印纪华城”)、印纪时代(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印纪时代”)、公司董事长吴冰、监事会主席张彬于2019年9月1日分别签署的股份托管协议。

肖文革将其直接持有的*ST印纪44.04%股份不可撤销地托管给吴冰,并由其全权代表肖文革行使与公司股份有关的各项权力、权利及权益。同日,吴冰与青岛中鑫汇融不良资产处置有限公司(下称“青岛中鑫汇融”)签订股份托管协议,将其受托的肖文革持有的公司44.04%的股份转托管给青岛中鑫汇融。

对此,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ST印纪说明,肖文革未将持有的公司44.04%股份直接托管给青岛中鑫汇融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吴冰与青岛中鑫汇融是否存在《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六条规定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并请吴冰与青岛中鑫汇融说明未来12个月内是否存在对公司资产、业务、人员、组织结构、公司章程等进行调整的后续计划。

不过,随着*ST印纪临近退市,留给公司运作的时间并不多了。